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全国站
寻人信息24小时在线全网发布平台
首页
寻人启事
寻人活动
寻亲课堂
寻人日记
成功案例
防骗中心
寻人登记
首页>寻人新闻> 成功案例

年少被拐,多年饱受流浪之苦

发表时间 2019年11月20 10:11    浏览量:888

宋鸣是在八九岁时就被人贩子拐卖的,记得是一个假期的某天午饭后,宋鸣在村里遇到了三十多岁的男子,以带他去找爸妈为由将他骗走。

这个男人带着他翻过一座山,经过一座颤巍巍的木桥,来到了一个小城市,之后人贩子用自行车载着宋鸣骑了一夜。

第二天到达另一个村子,又转乘客车,最后到达一座大城市,然后我又跟着男人穿过火车站的地道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。

在这期间,曾有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与他们一直在一起,后来在火车上那孩子死了,宋鸣眼睁睁看着孩子被这一男一女扔下了火车。

在火车站过了三天三夜后,列车到达了北京站,这对男女将宋鸣带到了买主家,在这里,宋鸣的真实年龄年龄被隐瞒。

北京的买家以为他只有7岁左右,就这样,宋鸣被人贩子卖到了北京,人贩子在离开买家时,将申宋鸣老家是云南一事,告知了买家。

站在一边的宋鸣默默的记住了“云南”这两个字,也记住了自己叫宋鸣,爸爸叫宋月强,妈妈叫唐茹。

在北京大概住了1个月,宋鸣思家心切,不但不去学校,还常常吵着要回自己家,买家无奈之下,给他买了一张到云南的火车票,还给了他50元钱,告诉他如果找不到家,就再回北京找他们。

年幼的宋鸣高高兴兴的坐上火车,以为可以回家了,不料,在到达河南安阳车站时,宋鸣误以为是云南到了,便下了车,下车后,他才知道自己下错了站。

在流浪数日后,宋鸣遇到了一对好心的老夫妇,从此与两位老人生活在了一起,六七年后,两位老人相继离世,宋鸣再次变得无依无靠,重新开始了流浪生涯。

五年后,他遇到了现在的朋友,在朋友的帮助下,他留在了朋友的亲戚家干活维持生计。

历经了被拐、被收留、流浪、再被收留的日子,宋鸣对家的思念益发强烈,而由于他没有家,连户口都没办法上,他也一直以黑户的身份生活着。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宋鸣“过够了”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,他要找家。

2019年2月10日,希望寻人网的客服吴优接到了宋鸣的电话,在长达一个小时的通话中,吴优详细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并且让宋鸣在官网先把基本信息登记了。

之后在吴优的启发下,宋鸣回忆起了更多的细节:云南的家可能是在昆明,家中是木制房,家门朝南,门前有四五棵橘子树, 一块菜地,地里有白菜和凉薯。

村子四周都是山,山上有竹子、橘子树、柚子树、板栗。村里的女人下地时会背着竹背篓,头上常包着毛巾。

宋鸣小时候因为跟妹妹吵架,被妈妈用火钳子把手烫伤,右手大拇指至今仍有1个十字形的疤痕。

编辑部收到寻人信息之后,开始制作发布寻人启事,寻人部门受理案件之后立马展开调查,通过宋鸣提供的资料,把寻找的区域锁定在云南的昆明。

寻人部门小张在昆明的志愿者群建立了讨论组,又联系当地各大网络平台和贴吧转发寻人启事。网上发布已经做到最大的限度的扩散。

没过几天,志愿者小月在浏览贴吧的时候,看到了一条寻找儿子的信息,点进去一看发现,名字、年龄和失散地址和登记人宋鸣一模一样,上面的照片也和现在的宋鸣很相似。

志愿者晓月赶紧把寻人信息发到志愿者群里,寻人部门看到后立马电话联系了发布信息的人,并且添加了对方的微信。

经过沟通小张也基本确定了,他们要找的儿子就是宋鸣,为了让双方尽快见面,小张把宋鸣和父亲宋月强拉到了一个群里,宋鸣一眼认出了自己的父亲。

千言万语都敌不过看到家人那一刻,父子两人就这样一直看着对方,舍不得停下来擦眼泪,也舍不得挂掉电话。

离家多年,饱受流浪之苦,没有户口,没有身份证,不能有个堂堂正正的身份生活、工作……这一切的一切,在志愿者们不懈的努力下,终于可以结束了

声明:个人信息以及照片尊重家属意愿不对外公布